Site Loader

球场中飘荡着澳大利亚传奇乐队AC/DC的名曲Hells Bells,两支球队的球员相互说笑着走上草坪。8月24日,一个炎热的周六下午,马克兰施塔特对贝内维茨,德国七级别萨克森州北部联赛的第二轮。除了看台上为数不多的球迷,这场比赛看上去与德甲也没有太大区别。

马克兰施塔特在新的联赛中首次主场亮相。德甲作为刚刚降级的球队,他们在90分钟里始终控制着局面,强攻贝内维茨。前锋施海特豪尔的梅开二度,帮助马克兰施塔特2比0获胜。场边的观众们开始为支持的队伍鼓掌,这时候观战的球迷已经从最开始的44人增加到了70多人。

对很多人来说,马克兰施塔特是一个陌生的名字,即使在前东德的联赛中,这里也只是一支丙级联赛球队。不过马克兰施塔特超过百年的历史中,总有一些足坛名宿。比如在1970年世界杯上担任了主裁判的格鲁克楠,以及在1976年奥运会上位东德夺得男足金牌的前锋罗维。

而如今我们每每再次重提,更多是因为这里是莱比锡俱乐部踏上德国足坛最高层的起点,德国媒体将马克兰施塔特称为“莱比锡摇篮”——十年前,正是他们将参赛资格卖给了莱比锡。如今莱比锡在德甲前五轮四胜一平高居榜首,而这家小俱乐部的命运却和很多人当初设想的有些不同……

时光回溯到2009年。对进军德国足球雄心勃勃的红牛集团成立莱比锡俱乐部,他们不想从最低级别的业余联赛开始踢,而是寻求尽可能高的起步平台。为规避德国足协对球队股权结构等方面的限制,红牛集团的高层将目光锁定在当时第五级别的东北德高级联赛上,这个级别的联赛由州足协监管,为了鼓励俱乐部的发展,限制要比高级别的要小得多。

红牛集团的前几次努力没有成功,最先接触的是萨克森莱比锡俱乐部,当地球迷强烈反对,只能作罢。莫伊塞维茨对与莱比锡合并没兴趣,埃伦堡感兴趣,可是在谈判过程中降级了,红牛集团放弃。最后,奥地利人找到马克兰施塔特。这是一座距离莱比锡15分钟车程的卫星城,与莱比锡之间由湖水分隔,在心理距离上与莱比锡非常近。

负责谈判的是时任马克兰施塔特经理的努斯鲍姆,也有着宏大的目标,想让俱乐部崛起。与红牛集团接触后,他有了借助财团力量的想法。努斯鲍姆与红牛集团的两名主管见面,很快谈好协议。他说:“奥地利人的性格很友善,我们谈得很愉快,很快就相互不用尊称了。”

2009年夏天,莱比锡买下了马克兰施塔特的参赛资格、一线队、预备队和青年队,实际上只有参赛资格是莱比锡需要的,后两者则是根据足协规定必须做的。完成收购谈破后,莱比锡招入多名有德乙甚至德甲经验的球员。

现任马克兰施塔特主席的弗朗茨十年前是副主席,他说:“我们的训练场边突然多了很多有红牛标志的集装箱,每天有箱子从萨尔茨堡运来,我们不知道他们拿来多少装备和器材。每一天都有新的球员到来。”

莱比锡在马克兰施塔特的第一场比赛,就吸引了超过两千名球迷。他们在这一年以领先第二名22分的优势升级,接着又杀向更高级别的赛事。这一年也是莱比锡与马克兰施塔特仅有的缘分。2010年,获得地区联赛资格的莱比锡不再需要马克兰施塔特,后者重新获得独立地位,在第六级的萨克森州联赛注册。卖给莱比锡带来的短暂喧嚣迅速的消去。

马克兰施塔特从这次合作中有很大收益,主要是钱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mondaynitecarclub.net/,德甲但双方从未透露过具体金额。《明镜》称,俱乐部内部的传闻是能40万欧元,这比媒体的猜测要低很多。主导交易的理努斯鲍姆回应说:“我们确实没有拿到非常夸张的数字。”

不过当时参与谈判的另一名重要人物,马克兰施塔特的代理市长基尔施纳曾说:“我赞成与莱比锡合作是因为可以得到相当好的报酬。如果不是总想着升级,这笔钱够我们踢20年萨克森州联赛。”

然而努斯鲍姆不想踢20年萨克森州联赛,有莱比锡作为目标,他希望马克兰施塔特也能杀入职业联赛。在他的激进计划下,俱乐部在球员身上投入重金,签下了两名来莱比锡旧将克莱斯纳和比克,前者也效力过沙尔克、埃森、帕德博恩和奥格斯堡,后者则在布伦瑞克、威斯巴登踢过球,有德甲、德乙的经验。这样的野心显然远远超过了马克兰施塔特的级别。

弗朗茨回忆说:“我们的目标太高,总想向上爬。”当年的主管、现任董事的恩费里希特尔,他说:“那时俱乐部不惜一切代价的要进军地区联赛,做出了一些盲目的决定。德国足球甲级联赛”不只是高价球员,他们请来了前东德的国脚拉布执教,后来又换上了在科特布斯和耶拿当过主帅的韦伯。

投入很大,成绩却不尽如人意。2012年他们打入东北德高级联赛,2015年得到了参加升级附加赛的资格。两回合较量中,他们总比分2比4输给卢肯瓦尔德,在地区联赛的门口打了个转。

未能晋级的马克兰施塔特再也无力支撑这样的投入。2017年,他们跌落萨克森州联赛。今年夏天,与莱比锡合作的十年后,马克兰施塔特又降级到第七级别的北萨克森州联赛,比十年前还要惨。梦想是职业联赛,现实是北萨克森州联赛,两者是天壤之别,事实证明盲目效仿莱比锡是不行的,缺少红牛集团的强有力支撑,短暂的金钱刺激没有任何意义。

俱乐部经历了动荡,努斯鲍姆离任,弗朗茨转正成为主席,恩费里希特尔担任了董事,给莱比锡担任过场地管理员的布罗休斯现在是主教练兼管理员。弗朗茨说:“如果要批评前任管理者,只能说他们没有把钱用在俱乐部的长期持续发展上。”如今的马克兰施塔特花光从莱比锡那里得到的钱,还有近10万欧元的负债,对业余俱乐部来说是沉重的负担。

与莱比锡合并前,马克兰施塔特有稳固赞助商的。可是双方分手后,一些赞助商跟着莱比锡走了,去赞助更高级别联赛,回来的却因为球队每况愈下而撤退,俱乐部的生存一度出现问题。上赛季降级后,马克兰施塔特反而获得喘息机会,因为球队的花销减少了很多,尤其是在旅费上。

俱乐部现在有350名会员,其中200名是青少年或者孩子。下属16支青球队,每赛季预算20万欧元。俱乐部高层放弃了对升级的憧憬,要知道,如果想升回十年前的级别,也就是与莱比锡合并前的原点,那么每年的预算至少要50万欧元,这是他们肯定拿不出来的。这个赛季马克兰施塔特就是稳扎稳打,巩固基础。恩费里希特尔说:“保持俱乐部的健康是最优先的。”

如今莱比锡在德国足坛风光无限,可是马克兰施塔特与莱比锡的渊源已经很难发挥作用了,无法得到帮助。弗朗茨说:“十年前的那批人,没有几个还在莱比锡了。”人走了,情分自然淡了。2017年前,莱比锡U23在马克兰施塔特的主场踢球,算是留着一丝的维系,但是为把更多资源投入到U19,莱比锡在两年前解散了预备队。

恩费里希特尔对此有些恼火,他说:“如果莱比锡每年来这里踢一场热身,甚至他们在这里出现一下,我都会非常高兴。”可惜的是,莱比锡2016年进入德甲后,这样的机会只有两次。

上一次就是在七月德甲备战期间,莱比锡将对法甲球队雷恩的一场热身赛安排在马克兰施塔特。现在恩费里希特尔经常去看莱比锡的比赛,他希望说服莱比锡,未来将女足踢德甲时的主场放在马克兰施塔特,只不过莱比锡女足目前还在地区联赛中呢。

如果再次遇到像莱比锡这样的合作请求,马克兰施塔特会像十年前那样,兴高采烈地接受吗?弗朗茨说:“那是一段好时光,也让我们失去很多。作为一家俱乐部,我们没有前进,没有比签署合同前更好。”也就是说,与莱比锡的合作一次就够了,他们再不想有下一次。

但是前任努斯鲍姆曾为与莱比锡的合作辩护。他说:“有人现在仍然认为,与莱比锡的合约是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。而有些人总说那是错误的。这么说吧,永远有人只看到负面影响。”马克兰施塔特与莱比锡的这段过去的姻缘,很难有一个明确的对错判断。

admie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